文教频道
女子“动手”不“动口”,手工DIY带给我的满足感
发布时间:2018-09-01 来源:中山日报


   插花、绣花、钩毛线鞋……手作也是放松的消遣。

在电脑上敲下这段文字的时候,我93岁的外婆正坐在阳台上绣鞋垫儿。远远看过去,她翘着二郎腿,眼睛盯着鞋垫,关节已经有些变形的右手,上下拉动针线。一阵风吹过,外婆抬起胳臂捋了捋银白色的头发,但盯着鞋垫的眼睛一直没挪开过。最近十几年,除了吃饭、睡觉,坐在阳台上绣花儿就是外婆生活的日常。只是她绣的鞋垫儿,我们从来都不舍得用。

女儿的红裙子,就晾晒在外婆身边。这条连衣裙太长,原本放在衣柜。妈妈找了出来,用针线随便缝了几下,穿上身居然刚刚好。这让我想起,上小学时候妈妈为我织过的红色毛衣。毛衣上有立体的花朵,上学时老师看到,特意把我叫去办公室,对着毛衣细细研究。

码字中途,我挪了挪电脑桌前的凳子,想让自己坐起来更加舒服。抬头环顾四周,这条凳子,包括我的书桌、衣柜、床都是我的木匠爸爸亲手做的。几年前搬新家的时候,我想要一张上下铺,挑遍了城中的家具店也找不到合适的尺寸。做了几十年木工的老爸挺身而出,拍着胸脯说:“这太简单了,我给你做。”

铺垫了这么多,只想告诉大家,我爱做手工的习惯或许来自于遗传。

爸爸做家具用的锯子、刨子,是我和弟弟小时候的玩具。大概是在上小学2年级的时候,我用爸爸做家具剩下的木料,给自己钉了个“存钱罐”,并郑重地投了2毛钱进去。后来,这个“存钱罐”直到被打烂,里面都只有2毛钱。

以前,妈妈喜欢给我们织毛衣。看着她熟练地拿着毛衣针织出各种花纹,我便在一边用剩下的毛线给自己织小钱包、娃娃衣服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,市面上还没有现在这么多漂亮书包、发夹卖。学做衣服的堂姐,每周都会从师傅那里带回布头,用来做头花。正在上小学的我,第一次拿起针线,给自己做了个带着荷叶边的单肩书包。

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自己动手做物件,也让人内心丰盈,所以记忆深刻。鼓励我“动手”的父母,其实还有另外的私心——希望他们的女儿凡事都能自己动手解决,不必“动口”求人。

没想到,多年后,我爱“动手”这个小习惯,还能助我走出情绪的低谷。2016年9月,我结束产假重返工作岗位,焦虑随之而来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看到小榄刺绣传承人在文化馆开班授课。原本跟着外婆学了些刺绣基础的我心念一动,便报了名。两天时间的培训其实并没有让我学到很多东西,却让我产后的紧绷神经第一次松弛下来。从那以后,做手工成了我放松的最主要方式之一。

刺绣、衍纸画、热缩片、针织……这些当下热门的手工活儿,都是我工作之余的小伙伴。不过,并不是所有的手工,都得像绣花儿一样要求精细,比如插花。从去年国庆假期开始,逢有时间的周末,我便会带上家人到野外采花。这些没有经过大棚驯化的野花野草,都有自己的个性,随手一插便是一副生机勃勃的风景画。

十余年前,“动手”换来的是自给自足的满足感。如今,“手工”是我化解焦虑的“镇定剂”。

中山网微信
掌上中山微信
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”为“中山日报”、“中山商报”、“中山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视频,版权均属中山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中山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未注明“来源”为“中山日报”、“中山商报”、“中山网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来源:中山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山网联系。
联系人:陈小姐(电话:0760-88238276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