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知道,孝老爱亲,不是一阵风,不是某种形式,更不是几场热闹的活动便可传“情”达“意”。当今社会,“独居老人去世多日才被发现”、“老人摔倒扶不起”、“养儿反啃老”、“ 黄昏恋遭遇儿女反对”、“常回家看看成奢望”等时常见诸报端,如何正确对待“老人问题”,已然成为一道亟须破解的深刻命题。

  

这道题很难,但我们欣慰地发现,作为社会的管家,政府职能部门没有袖手旁观;作为社会成员,羔羊跪乳、乌鸦反哺的情怀很多人都有。

  

但惠老政策能否让更多老人受惠?儿女又该拿什么来敬老?总会有些客观的因素让这些问题没有标准答案。

这道题很难,但我们欣慰地发现,作为社会的管家,政府职能部门没有袖手旁观;作为社会成员,羔羊跪乳、乌鸦反哺的情怀很多人都有。

  

但惠老政策能否让更多老人受惠?儿女又该拿什么来敬老?总会有些客观的因素让这些问题没有标准答案。

逾21万老人享特殊优待

81岁的何丽嫦(化名)两年前面对电视台记者的摄像头,还能将《岳阳楼记》倒背如流,如今身体日渐衰弱。目前租住在林冲尾后街一间不到30平方米的公租房里,很少出门。据经常探访的志愿者介绍,嫦婆婆年轻时曾“上山下乡”,结过婚的她没有子女,没有兄妹,因为某些原因丈夫也未能守护在身边,是一位空巢老人。

百善孝为先,羔羊跪乳、乌鸦反哺、黄香温席的故事一直流传。

有道是,论孝看心莫看行,看行天下无孝子。但是,也不是所有都把孝心放在嘴上而不落实于行动。在我市,甚至有一部分人,他们以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的博爱之心,走进了一个个需要帮扶的老人身边。

如来自港口62岁的陈永汉,10多年来一直真诚照顾着身边的孤寡老人;而市青志协援助部的志愿者们,从2009年开始走进百余困难空巢老人家庭,相约“每周一探访每月一聚餐”,成为这些老人们贴心的“亲人”。

期待这些团体以及个人敬老模范的带头作用,能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市民,孝顺自家的老人,也爱护别家的老人。

电影《返老还童》中,本杰明·巴顿刚出生却长了一副老人的身体,临终时却逆生长成一名婴儿。故事虽奇特,却是老年状态的一种写照——人至暮年,需要更多呵护。

近年来,社会上有关老年人走失、被骗的的消息并不少见。记者从市公安局获悉,今年以来,有记录的走失老年人有300多人。民警结合数据分析,这些走失的老年人中,大部分是由于患病走失。除此之外,老年人在一些电信诈骗案件中也成为主要的被骗群体。

老年人成电信诈骗主要群体

“猜猜我是谁啊……”每当听到电话里传来这样的声音,相信大部分人都会先提高警惕,因为,这是如今最为常见的电信诈骗伎俩。

然而,尽管这种江湖上流传多年的套路老掉了牙,但总偶尔会有人上当。

“重阳”节悄悄过去了,但我们并没有停下敬老、孝老、爱老的脚步。领导看望、单位慰问、公园游园和联欢晚会……围绕“关爱老人”的各项活动正开展得如火如荼。在这略带秋凉的日子里,孝老爱亲之风刮起,暖暖的,柔柔的。谁都会有老去的那一天,我们今天在想如何善待老人,其实也是在想如何善待自己。